中服新聞

入世20年出口再創新高,我國紡織品服裝外貿面對環境新變化如何破局?

  2021年是中國加入世貿組織20周年。20年來,中國紡織服裝貿易經歷了從粗放式快速成長,再到理性增長的過程。貿易額年均增長8.7%,其中出口額從500億美元擴大到超過3000億美元,翻了兩番多,年均增長9.5%,進口翻了一番,年均增長3.7%。

數據來源:根據中國海關數據整理   

  出口增長最快的時期主要集中在剛入世的前五年和美國次貸危機之后的兩年,年均增幅均超過或接近20%,之后進入理性增長區間,尤其是“十三五”時期,整體增速放緩至不到1%。外貿格局逐步從傳統方式向新外貿形勢演進,出口市場結構進一步多元化??缇畴娚?、市場采購等新貿易模式、新平臺發展迅速,為外貿企業提供了更多選擇和機會。千萬美元級別以上的出口市場從入世之初的115個國家和地區,擴展到164個,“一帶一路”國家和地區成為極具潛力的新興市場。外貿新舊動能加快轉換,從單純重視量的增長向關注質的提升邁進。入世之初,出口商品以低附加值的服裝加工為主,服裝出口占比達68%?!笆奈濉笔啄?,中間品、產業用紡織品的出口比重提升到46%,與服裝所占比重的差距迅速縮小。紡織行業已將提質增效、創新驅動、節能減排、社會責任建設等高質量發展要素放在首位,企業爭做制造業單項冠軍,全國涌現出一大批各具特色的優秀企業,并形成了上百個以優勢產品為中心的、上下游配套齊全的產業集群。加強與周邊國家的合作共識,積極“走出去”布局,基本形成以中國為核心的中國和東盟產業協同區域。充分優化資源配置帶動周邊國家和我國中間品及最終消費品的出口,實現共同發展。中國紡織服裝行業和外貿發展的內生動力充足。    

  如今,我們面臨的外部貿易環境有了明顯變化。國際貿易增長的黃金時期基本結束,全球化已進入“下半場”,系統性風 險顯著上升,逆全球化潮流和尚未結束的疫情為全球經濟、貿易帶來困擾。預計未來5年至10年將是百年未有大變局中的加速重構期,是全球政治、經濟領域動蕩的關鍵期。與疫情交織的各種因素的不確定性對行業經營者和外貿人提出新的挑戰。就紡織服裝行業來說,多年來已經適應了全球經濟一體化和擴大開放的節奏,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協同配合成為保 證紡織服裝產業得到穩定發展的前提,企業也能夠正視產業外移的擴張,積極參與并接受精益生產,提倡降庫存。在此發展模式下行業多年來均能夠保持良好、暢通的運轉。但是疫情的持續發酵使得被忽視的底層危機逐步顯現:一旦產業鏈、供應鏈出現斷裂,就會造成一連串的多米諾效應,對看似穩定的產業架構形成威脅。美國對新疆棉的立法打壓、年內一度的限產限電措施、原材料價格飛漲、全球性物流受阻、運費飆升,使2021年的生產和出口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難,一方面,大量訂單涌入導致產能不足;另一方面,供應鏈被迫中斷,上游缺乏原料、中游生產缺電缺人、下游發貨物流受阻,導致資金流動更加緊張,企業利 潤微薄甚至無利可賺。    

  面對未知的將來,政府和行業組織都有責任幫助企業把握住疫情中及疫情后的時機,加快調整戰略思路,提高外貿定價權和話語權;多元化布局供應渠道,適度分散供應商地理布局,減少對單一來源的依賴;加快國際國內雙循環建設布局,進一步拓展外部市場;提高產業鏈供給兩端的調研質量與信息發布速度,協助企業適時調整庫存規模與出貨時間,力爭在大變革的時代引領企業突破瓶頸,在疫情后的競爭新賽道上占得先機。

  年度分析

  克服多重不利全年出口創新高

  2021年我國紡織品服裝對外貿易概況分析

  2021年,新冠肺炎疫情引發的全球政治、經濟形勢不穩定、不確定的特點進一步突出,我國外貿環境在疫情與多重因素的疊加作用下加劇動蕩,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在疫情沖擊下暴露出脆弱性。原料與電力供應短缺、生產資料與海運費價格大漲、人 民幣升值等不利因素交織,對我國紡織服裝出口形成巨大挑戰。在國家積極有效的防控措施和穩經濟、穩出口政策的支持鼓勵下,紡織服裝行業克服諸多困難,加強產業鏈、供應鏈上下游協同,抓住難得的海外訂單爆發期窗口與訂單回流機會,實現出口超預期增長。2021年紡織品服裝累計出口額首超3000億美元,創歷史新高,實現了紡織服裝外貿“十四五”規劃的開門紅。2021年,紡織品服裝進出口貿易額3511.8億美元,同比增長9.8%,兩年平均增長8.9%。其中,出口3227.1億美元,增長9%,兩年平均增長9%;進口284.7億美元,增長20.5%,兩年平均增長7.5%;累計貿易順差2942.4億美元,增長8%,兩年平均增長9.2%。這份成績單體現了我國紡織服裝行業在困難下展現的強大韌性和潛力,以及建設紡織強國的初心與堅守。

  各季度出口呈梯度增長

  2021年一季度,紡織服裝出口在2020年底外需回升余溫下,整體表現穩健,累計出口額664.1億美元,在低基數效應下,首季出口增長迅猛,增幅高達43.5%。二季度,由于同比基數上升,且受到防疫物資出口回落影響,當季出口767.9億美元,下降5%,但仍高于2019年同期。三季度以來,防疫物資出口占比繼續回落,整體出口回歸以傳統大類商品為主的格局,月度出口逐步回升。尤其在季末時,東南亞等地疫情反復加劇致訂單回流國內,擴大我國出口份額,9月開始出口恢復增長,當季累計出口896.1億美元,下降2.6%,降幅較上季收窄。四季度,東南亞疫情好轉帶動紡織中間品需求回升,歐美受制于物流不暢提前備貨,消費需求持續擴張。在諸多因素影響下,當季出口額達898.9億美元,當季出口增幅迅速升至16.8%,全年各季出口整體呈現金額梯度上升、增幅“U”型反轉走勢。

數據來源:根據中國海關數據整理

數據來源:根據中國海關數據整理

  家紡產品和家居服需求旺盛

  疫情防控、隔離啟動了全球的“宅模式”,消費者居家時間增多,服務性消費被迫縮減,支出更多用于購買家具、服裝和玩具、電腦及電子產品等“居家型”消費品。從紡織品服裝的出口市場看,歐美等發達國家仍是最重要的消費大戶。中美間政治關系未出現明顯緩和跡象,中美貿易戰依然沒有結束,中歐關系搖擺不定,但歐美消費者仍然做出理性選擇,從擁有高效、穩定產業鏈的中國采購服裝產品,美國和歐盟也依然是我國最 大的終端消費品市場,二者合計占我國紡織品服裝總出口額的1/3。尤其是美國,2021年美國占我國出口份額的18%,占比雖然低于2020年,但比疫情前的2019年擴大了1.4個百分點,第一大市場的地位依然穩固。2021年,中國對美紡織服裝出口580.9億美元,增長5%,其中大類商品家用紡織品出口增長32%,針梭織服裝增長39.1%,其中適合家居的針織服裝增長近60%。對歐盟出口紡織服裝485億美元,下降10%,主要是由防疫產品導致,大類商品家用紡織品增長27%,針梭織服裝增長20.4%,其中針織服裝增長近40%。對日本出口紡織服裝203.9億美元,下降6.9%,其中家用紡織品出口增長9.7%,針梭織服裝增長7.5%,其中針織服裝增長14.5%。

  下游產品需求擴張帶動東盟等發展中國家對紡織中間品的進口激增,2021年,我國對東盟紡織服裝出口496.6億美元,增長25%,其中大類商品紗線面料合計增長28.3%,對南亞的孟加拉國、印度出口紗線面料分別增長61.5%和88.5%,均遠超去年和疫情前的水平。

  “一帶一路”國家占比迅速回升。2021年我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合計出口紡織服裝1155.3億美元,占總出口的35.8%,占比較2020年回升4.5個百分點,出口額同比增長24.8%,較疫情前增長17.5%。

  服裝等大類商品擔當出口主力

  全球疫情防控常態化后,我國防疫品出口逐步回落,醫用口罩和防護服累計出口占總出口比重降至5%,累計出口額下降75.5%,出口回歸以服裝、紗線面料、家用紡織品等大類商品為主導格局。紗線、面料、家用紡織品和針梭織服裝合計占出口總額的76%,出口額分別增長43.6%、34.4%、27.9%和26.3%。除去防疫產品后的紡織品服裝出口增長33.4%,其中紡織品增32.6%,服裝增34.1%,增幅都超過全國貨物貿易均值。

  大類商品的增長是由量、價共同帶動的,外需擴張帶動各類商品的累計出口量全部實現增長,增幅在14%至21%之間。多年來大類商品的出口價格始終保持平穩,今年則因疫情導致上游供給不暢,同時受美元流動性寬松、國際大宗商品整體提價影響導致國內采購和進口原材料的價格居高不下,并進一步傳導至下游而出現了罕見的全產業鏈提價。國內采購方面,紡織原料類購進價格指數從年初由負轉正、逐月遞增,全年累計上漲5%。進口方面,主要原料棉花價格持續高位運行,累計進口單價上升16.4%,化纖價格上漲了6.5%。紗線、面料、針梭織服裝的出口價格分別提升22.4%、11.5%和11.2%,下游終端產品價格漲幅更低,說明服裝生產、出口企業承受了更多成本負擔,利 潤遭到擠壓,生產經營壓力最為突出。

  訂單回流現象難以持續

  2020年疫情突起,在中國強大的產業鏈、供應鏈支持下,主要發達國家自中國進口猛增,當年中國產品在歐盟、美國和日本市場中所占份額全部大幅回升,暫時中止了疫情前逐年下降的局面。2021年,疫情常態化下,發達國家采購模式再度向“中國+越南+其他亞洲低成本國家”回歸,東盟等地的占比較去年回升,尤其孟加拉在美、日服裝進口中所占份額均創下新高。當年中國產品份額較去年回落,但在歐盟和日本市場的占比仍高于疫情前2019年的水平。根據歐盟統計局統計,2021年中國紡織服裝在歐盟市場中所占份額為33.7%。根據日本財務省統計,2021全年在日本市場中所占份額為56.8%,分別較2020年下降8.7和1.9個百分點,但均略高于2019年。根據美國商務部統計,2021年我產品在美市場占30.4%,分別較2020年和2019年同期下降8.3和2.3個百分點。隨著東南亞等地復工復產速度加快,訂單再次從國內“復流出”,中國產品在發達國家市場份額將持續呈現緩慢下降趨勢。

  東部大省龍頭帶動作用凸顯

  2021年,紡織服裝出口額排名前五的?。ㄗ灾螀^、市)依次為浙江、江蘇、廣東、山東和福建,出口合計占全國的比重從2020年的73.7%回升至75.8%,接近疫情前水平。東部大省仍是拉動出口增長最主要的力量。從地理區域劃分,東部地區整體實現9.1%的增長,拉動整體出口增長7.8個百分點,西部地區增長29%,只有中部地區下降2.7%。

  全國31個?。▍^、市)中,共有21個實現增長,占比2/3以上,兩年平均實現增長的有26個,占比超過80%。雖然個別地區受去年基數抬升影響同比下降較快,如湖北和北京,但出口規模仍高于疫情前水平,兩地兩年平均增幅仍分別達到12%和8.4%。

  進口整體實現穩增長態勢

  在生產、出口恢復、內需擴大,以及人 民幣升值的推動下,紡織品服裝進口全年始終呈現穩增長態勢,各月全部實現10%以上的增長,全年累計增長20.5%。

  成品服裝出口擴張帶動紡織中間品紗線和面料進口合計增長29%,同時由于疫情管控導致國內消費者出境受限,對國外中高檔服裝服飾的消費需求轉向進口采購,全年針梭織服裝進口累計增長29.3%,毛皮革服裝和衣著附件的增幅更高達60%和43%。使服裝進口在全部進口中所占的比重從去年的40%升至43%。

  進口增長也是由數量擴張和價格提升共同拉動。紗線和針梭織服裝的進口量分別增長10.5%和4.6%,面料進口量持平,三類產品的進口均價分別提升22.5%、23.5%和16.7%,可看出價格拉動作用更為明顯。

  棉花進口呈現量價背離

  2021年,棉花累計進口214.7萬噸,下降0.6%,進口均價1.92美元/千克,上漲16.4%。從1月起至10月,棉花進口都呈現出量跌價升、量價背離的現象,年底方有所緩和。棉價一路高企是導致進口量下降的主因,生產企業減少棉花進口改為使用進口棉紗,帶動棉紗全年進口量增長11%。從進口市場結構看,美國和巴西是我國最主要棉花進口來源國,進口量合計占比達到68.6%。澳大利亞自去年被印度超越后占比進一步下降,進口量排名落至第6位,低于布基納法索和貝寧。

  據中國棉花協會統計,2021/2022年度全國棉花總產577.4萬噸,同比降2.5%;預計進口量約275萬噸;消費量834萬噸,同比降1.02%,供需基本平衡。年末紡織企業訂單較少,部分紗廠由于成品庫存較高,多以減少生產來減輕壓力,紗、布產量均有所下降;由于新棉價格高企,紡織企業接受力度不足,原料采購較謹慎,工業庫存較上月略有下降。


數據來源:根據中國海關數據整理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浙B2-20120154

微信二維碼
返回首頁
招商 女裝 男裝 休閑裝
運動裝 童裝 內衣
品牌 女裝 男裝 童裝
內衣 休閑裝 運動裝
訂貨會 女裝 男裝 童裝
內衣 休閑裝 運動裝
新聞 品牌 人物 產業
政經 商學院 活動
專題 品牌 人物 渠道
活動專題 招商專題
視頻 訪談 衣手匠心 秀場
展會 國內 國際
女裝 男裝 鞋子 休閑裝
杭州服裝 深圳服裝 北京服裝 上海服裝
企業 新款 供求
野花社区免费观看视频6_月夜影视电视在线直播_亚洲另类丝袜无码专区_亚洲AV无码专区亚洲Av